汽车行业新老势力竞逐新赛道,谁会是幸存者?

张敏

张敏

· 8月12日

当魏建军、李斌、何小鹏、王军同台论道,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?

播放 暂停

汽车行业新老势力竞逐新赛道,谁会是幸存者?

00:00 09:39

“特斯拉、蔚来、小鹏这些所谓的造车新势力给传统车企带了好头,向特斯拉学习,也向新势力学习。”

在8月11日的2020年的汽车蓝皮书论坛上,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直言。

近两年来,长城汽车不仅在营销方面动作频频,在组织变革方面动作也很多。这家来自保定的民营企业乘中国制造业崛起之东风,经历了飞速发展的30年。

如今,面对全球经济下行、疫情冲击、外资品牌和造车新势力合围的“新局面”,当与蔚来、小鹏、华为同台论道车企如何拥抱真变革,打造新汽车,魏建军再次强调,长城汽车需要“脱胎换骨”式的改变,在残酷的产业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。

不管是传统车企,还是新造车实力,在车市寒冬之下,都在不断进行组织变革,以应对未来新汽车带来的挑战。

老牌汽车厂商如何进行组织变革?

当下智能汽车面临的挑战,魏建军认为电池的技术、智能的技术、电机的技术、互联的技术,都不是最重要的挑战,对于传统车企最重要的挑战是体制、机制、企业文化的变革。

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王军则认为,组织架构应该按照软件架构来设计,而不是软件架构按照组织架构来设计。

魏建军也认为,智能化组织与现在的传统组织确实有很大不同,两拨人确实有冲突。而做智能网联与做自动驾驶的思维也会有冲突,长城汽车通过重新划分,设定了专门的组织,进行两智融合。
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

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

魏建军指出,长城汽车旗下的每一款车、每一个品牌就是一个创业公司,是集成团队,直接面对用户。长城汽车会打造像小鹏、蔚来这样的组织,直接面向市场,组织的形态都像互联网公司的形态一样。

对于像长城汽车这样传统企业的组织变革,蔚来汽车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李斌则认为,管理没有定式,创业也没有定式。不管怎么样都值得去试,至于到底能取得怎样的成绩,只能交给时间去回答。不试、不去创新、不动,肯定是坐以待毙。

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则提出,基因和勇气很重要。他说:“如果在基因上没有进行智能化的转变,想要改变就很难了。勇气也非常重要,过去的成就越大,包袱也就越大,改变的难度也更大。

新能源汽车是否会像手机一样快速迭代?

智能汽车新时代,软件定义汽车让传统车企与造车新势力,都处于同一个赛道上。而在组织架构方面,蔚来、小鹏这样的造车新势力更适合软件架构,在新的赛道上,长城汽车将会如何冲出重围?

魏建军认为,新势力造车不可能永远都是新势力,它也会变,老势力也会智能化,最终传统车企与造车新势力还将会在一个赛道上。

同时,他指出,乘用车电动化是一个必然趋势,但由于智能化增加的成本,发展速度不会像想象的那么快。

在魏建军看来,长城汽车也是是传统车企中的新兵,因为历史还比较短,在新四化的浪潮之下,也在努力做变革。目前,长城汽车已成立数字化中心,软件人员有2000多人。
蔚来汽车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  李斌

蔚来汽车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 李斌

李斌认为,从产品形态的角度来看,智能电动汽车取代现有的车,会比想象的快,会是10年左右的时间。

但由于汽车行业的产品研发周期很长,销售网络、服务网络、供应链扩展速度慢,就算全世界都想买Model 3,也生产不出来,待生产出来,汽车也过时了。所以这决定了汽车不会像手机那样一年可以迭代一次,而现在中国手机行业做到一年迭代两次。

未来30万到50万区间的车有可能会成为快消品

中国的汽车企业不像手机企业,拿汽车跟手机类比有一定的类比性,但也没有完全的类比性,因为手机是快消品,原来一两千块钱,现在高端手机五六千块钱,消费者买手机的思考和决策时间会比较短,但是车便宜的十几万,贵的几十万,消费者购买时思考和决策的角度不一样,将会比手机更慎重。

汽车市场不会几家独大,这个市场有足够大的空间让更多的玩家在里面发挥自己的作用。王军认为,未来30万到50万区间的车有可能会成为快消品。从华为角度来说,华为公司不造车,帮助车企造好车。
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王军

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王军

据王军透露,武汉研究所有1万人的团队在研究光电子领域的技术,华为又在武汉这个团队中成立了激光雷达的研究团队,目标是在短时间内实现100线、200线,成本做到500美金甚至200美金,能支撑所有智能汽车都配上激光雷达。

激光雷达价格下降,将会促进智能汽车能够进一步实现普及。特斯拉没有使用激光雷达,除了有其他原因,主要的原因是激光雷达价格昂贵。

对于软件定义汽车,王军认为,软件定义不了汽车,要软硬结合才能真正定义汽车,为了实现智能化、网联化,需要大规模的软件代码,但实现难度也很大。华为希望帮助车企一起开发基础软件和平台软件,缩短开发周期,提高迭代速度,另外提供性能更好、成本更低的零部件。

但在李斌看来,软件难的不是写代码,而是难在重新构建整体的生态。对于软件定义汽车,不同的公司会有不同的战略,有的公司会自己做软硬一体化,比如苹果;而有的公司可能会用开放平台,比如安卓。蔚来会走自己垂直一体化的道路,虽然挑战非常大,但如果越过去,回报也会很大。

何小鹏则透露,其早已从微软和谷歌身上意识到软件的核心在于自研。但何小鹏认为,车企在软件能力上并不能一概而论,不存在完全自研的状况。

“因为没有一家公司能够独自面对这个复杂的世界。”何小鹏认为,OS系统开发应该采取合作形式,但数据计算、控制层面的能力则要把握在自己手中。

汽车行业中谁会是幸存者?

特斯拉正在将汽车卖成快消品,对于目前一骑绝尘的特斯拉,在魏建军看来,特斯拉卖得好,最重要的原因是智能化,其次是品牌价值,而这个品牌不是特斯拉Model 3,而是特斯拉创始人的品牌,因此,他认为这是一个技术时尚型消费、潮流消费,现在不开特斯拉体验智能,就会觉得Out了。

百年汽车产业大变局之下,新老势力同一个赛道上时,谁会是幸存者?

王军认为,新老势力都在瞄准智能化,这个前进的过程中,有些会走得快一点,有些会走得慢一点。主要受技术的可获取度与人才的获取这两个因素的影响。其中,各家在人才的获取上会存在一定的差异,这个差异也许会导致各家走得是慢还是快。

李斌则认为这是一个新芽会不会取代树林的问题。包括特斯拉、蔚来、小鹏在内,总体上整个汽车行业的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即便特斯拉的市值已经超越了丰田,但特斯拉的销量只有丰田的4%,每年涨50%,想要追赶上也需要很长时间。

再加上市场的变化,这就给了像蔚来这样的创新公司创业的机会,也给了传统汽车公司转型的机会,因此,从企业层面来看,新造车势力可能在市值、品牌影响力这些方面能与传统汽车公司PK,这代表着市场对将来美好的愿景。但从市场份额的角度来看,新造车势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因此,现有的汽车公司只要认识到转型的必要性,传统汽车公司和创新公司都会有自己发展的空间。十年以后再去看,某一个细分市场集中度会增加,但也不是赢者通吃。

世界汽车产业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,集中度在不同形式上已经比较集中,在李斌看来,看汽车行业还是要看不同细分领域,法拉利市值400亿美元,短期内看不到谁能把它干掉。

他认为,从全球来看,主流高端市场会缩减到5家以内。这5家里面肯定会有一些新的汽车公司,苹果会进来,特斯拉毫无疑问会在里面。
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   何小鹏

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 何小鹏

何小鹏则认为,从趋势上来看,会有点像手机厂商,未来15年到20年里会有一个相对集中的过程。谁能够把自己的基因调整的足够快,谁能够把自己的行动调整地足够快,何小鹏认为都是有机会成为幸存者。

何小鹏一直坚持认为,中国在未来5到15年里,可能还会有很多汽车企业产生,但是龙头会集中在五六家的规模。

汽车向智能化转变的机会是动态平衡的过程,并没有绝对的前后之分。“3年之后赛道很快就要变了,汽车行业会呈现更加集中的一个趋势,龙头企业只会有5家。”何小鹏说。(本文首发钛媒体APP,作者/张敏)

本文系作者张敏授权钛媒体发表,并经钛媒体编辑,转载请注明出处、作者和本文链接
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,点击这里投稿 。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,点击这里

敬原创,有钛度,得赞赏

”支持原创,赞赏一下“
钛粉02929 Kris00135 钛粉88011 钛粉39442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
392人已赞赏 >
392换成打赏总人数3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
关闭弹窗

挺钛度,加点码!

  • ¥ 5
  • ¥ 10
  • ¥ 20
  • ¥ 50
  • ¥ 100

支付方式

确认支付
关闭弹窗

支付

支付金额:¥6

关闭弹窗
sussess

赞赏金额:¥ 6

赞赏时间:2020.02.11 17:32

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
  • 钛aXD622 钛aXD622
    回复
    1

    我不认同

    2020-08-18 18:02 via android

Oh! no

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?

注册邮箱未验证

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,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。

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,请留意垃圾邮件箱。

更换邮箱

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,建议您更换邮箱

账号合并

经检测,你是“钛媒体”和“商业价值”的注册用户。现在,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,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。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,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。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,我们深感歉意。